• 《四部医典》为世界记忆名录再添一宝 已成国际藏医院校必修教材 2019-05-21
  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05-21
  • 《礼记》中的礼乐制度与“生活政治” 2019-05-10
  • 2016,大学校长的最后一课 2019-05-08
  • 2018政府工作报告送出这些实惠的红包,你得几个?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4-25
  • 任天堂Labo测评:70美元的硬纸板,好玩在哪儿? 2019-04-18
  • 弘扬新时代奋斗精神——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-04-17
  • 讲法治说情操 江北党员干部听“老马”宣讲“两会”精神 2019-04-17
  • 人民网评:打好互联网安全的攻坚战 2019-04-09
  • 慈善实践与新时代道德建设 2019-04-08
  • “沙雕世界杯”作品亮相舟山 2019-04-02
  • 一语惊坛(6月11日):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-04-02
  • 《習水古茶树》新书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 2019-03-27
  • 人民日报:学会控制情绪 2019-03-27
  •     一阵好似要将头撕裂开的剧痛传来后,叶轩终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。

        他只觉一片漆黑,立即想要睁开眼睛,却发觉眼皮没有丝毫感应,根本不听使唤。

        这一下,叶轩吃惊之际,又意识到自己似是躺着,立刻想要一个翻身坐起,但是同样身体都无法动弹。

        叶轩心中猛沉,勉强忍受头痛,聚集神府中一丝残余的精神力,急忙内视自己肉/身。

        这一看,让他苦笑之极。

        现在他不仅精血严重缺失,气海圣力也更没有一滴。

        而头部撕痛的原因,则是神念耗竭导致。

        “这也太夸张了吧!”叶轩心惊。

        变成现在的样子,明显是他在星空通道中,全力斩出的那一剑造成。

        一想到自己挥斩黑剑的惊人情形,叶轩心中翻滚不定,并又暗自侥幸不已!

        那一剑之力,可谓星空色变。虽一剑的代价极其高昂,但却也救了自己一命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回想起来,用黑剑斩出的那一剑,似乎只发挥了斩天剑术的一点皮毛,但自己似乎已算入门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嗯,主要还是那黑剑,它斩出的威能显然和被吸纳的圣力神念,甚至和先前流失的精血有关?!?br />
        叶轩心中喃喃想道。

        既然知道了自己身体的糟糕情况,叶轩心中的惊慌反而少了许多。

        无论精血还是圣力神念,都不是什么致命伤害。只要静养,就可恢复依旧的。

        而四下似乎静悄悄的,他能安然的身处此地,起码应该是脱离了危险之地。

        虽双目无法睁开,神念也无法外放,但是从耳边的轻风声中,仍能判断自己已脱离了星空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半日后。

        叶轩眼皮一动,勉强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。

        一个淡紫色天空顿时映入眼中。

        紫色天空,与史记中记载的魔界天空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,自己还是传送到了魔界?!?br />
        叶轩轻吐了一口气,总算安心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又是半天后,叶轩脖子可以扭动,可以左右转动的看清楚了自身所处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竟是一片无限的荒蛮大地!

        充满荒凉与古老之感。

        “魔界,我来了?!币缎成下冻鲆凰啃σ?,说道。

        但紧接着,他就呲牙裂嘴了一下。这时他才发现,自己浑身的经脉也出现轻微断裂。

        这可是他进入圣境以后,从未有过的。

        那一剑,代价太大,真不是闹着玩的。

        “若是换成其他人,这一剑的后果可能无法逆转,但好在自己有轮回武魂,有太古吞噬诀!”

        心中暗自想着,叶轩仍在荒地上静静躺着。

        这一趟,又是一天时间,叶轩的身体,似乎恢复了一丝力气。

        叶轩脸上顿时露出了一喜色。但尚未等他笑容彻底露出,就一下凝固。

        只见远处的大地上,出现了一个车队。

        叶轩眉头微皱,但可惜他现在除了头外,其他身体各处,还无法动弹。

        一柱香后,轰隆隆,兽蹄和车辆行进的嘈杂之声。

        车队已经极为接近。

        在一阵低低的嘶吼声,数名骑着一种妖兽的骑士到了叶轩附近,在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,看向地上的叶轩,目光冰冷异常。

        叶轩目光扫向这些“人”。

        只见他们,高矮不一,男女都有,一个个手中持着黑光闪闪的标枪、飞叉之类的投掷武器。

        其中,男的裸露粗壮的上身,女的一身紧身短袖皮衣,均都透漏出一股彪悍气息。

        但更吸引叶轩注意的是,这些人脸上都有着紫黑色的魔纹。

        有多有少,有的只有一道,多的四道。

        他们座下的怪兽,则是一只只青色巨狼般的妖兽,但头顶上长着一根乌黑发亮的直角,足有三丈高,显得狰狞异常。

        叶轩打量着这些‘人’同时。

        其中脸上有四道魔纹的一个中年大汉,开口道“没有魔血,这是一个最低等的贱奴民?!?br />
        另一个脸上有三道魔纹的矮个男子,嘿嘿一笑,眼中戏虐道“呵呵,今天运气不错,捡到一个贱奴,可以为我们拖棺队伍再添一个壮丁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些人的语言,叶轩赫然全能听懂,他心里有种不好的好感。

        扭头望向车队的后方,只见一群干瘦的人影,正在大地上,拖着一具具沉重的黑色铁棺。

        “我看他似乎受了伤,难以动弹的样子,身上也没有元力波动,还能拖棺吗?!币桓隽轿频呐佑炙档?。

        “先养两日吧,若是他还这个样子,真不能拖棺,就将他卖给魔族大人们的商会,细皮嫩肉的,应该能值两个碎晶?!彼牡滥频闹心甏蠛核底?,拿出了一条银色锁链,抽向叶轩。

        若是换成平时,这些连圣境都没有的半人族,叶轩一掌能拍死一大片。

        没错,他们能算是半个人族,但体内也有着魔族的微薄血脉。

        叶轩心里愤怒,虽然他体内也有魔血,但却始终认为自己还是人族,可这些家伙,竟在言语之间,毫不掩饰对没有魔血的纯正人族一种歧视。

        看来他们已经被洗脑。

        但现在他身体动弹不得,只能任由银链抽在自己身上,将身体卷起。

        “嗯?被我抽一鞭,居然连哼都没哼一声?”四道魔纹的大汉,将叶轩卷起,扔入身后的兽车架上,异色道。

        “管他呢,这个家伙连一道魔纹都没有觉醒,明显无法修炼魔族大人的魔功,特而锻造过自己的身体,应该只是肉身强一些,这更好,他恢复一些,应该能够拉棺的?!?/div>
  • 《四部医典》为世界记忆名录再添一宝 已成国际藏医院校必修教材 2019-05-21
  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05-21
  • 《礼记》中的礼乐制度与“生活政治” 2019-05-10
  • 2016,大学校长的最后一课 2019-05-08
  • 2018政府工作报告送出这些实惠的红包,你得几个?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4-25
  • 任天堂Labo测评:70美元的硬纸板,好玩在哪儿? 2019-04-18
  • 弘扬新时代奋斗精神——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-04-17
  • 讲法治说情操 江北党员干部听“老马”宣讲“两会”精神 2019-04-17
  • 人民网评:打好互联网安全的攻坚战 2019-04-09
  • 慈善实践与新时代道德建设 2019-04-08
  • “沙雕世界杯”作品亮相舟山 2019-04-02
  • 一语惊坛(6月11日):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-04-02
  • 《習水古茶树》新书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 2019-03-27
  • 人民日报:学会控制情绪 2019-03-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