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四部医典》为世界记忆名录再添一宝 已成国际藏医院校必修教材 2019-05-21
  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05-21
  • 《礼记》中的礼乐制度与“生活政治” 2019-05-10
  • 2016,大学校长的最后一课 2019-05-08
  • 2018政府工作报告送出这些实惠的红包,你得几个?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4-25
  • 任天堂Labo测评:70美元的硬纸板,好玩在哪儿? 2019-04-18
  • 弘扬新时代奋斗精神——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-04-17
  • 讲法治说情操 江北党员干部听“老马”宣讲“两会”精神 2019-04-17
  • 人民网评:打好互联网安全的攻坚战 2019-04-09
  • 慈善实践与新时代道德建设 2019-04-08
  • “沙雕世界杯”作品亮相舟山 2019-04-02
  • 一语惊坛(6月11日):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-04-02
  • 《習水古茶树》新书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 2019-03-27
  • 人民日报:学会控制情绪 2019-03-27
  • 河北快3开奖结果走势 > 玄幻小说 > 法武封圣 > 第1346章 天河城遇主
        扈瑞下令后,丁芬随着特战一营冲向要塞,可是没等他们跑到,城关上的己军竟然自相残杀起来。

        原来己军的一大队长并不能服众,要塞内也不止一个大队,还有六大队、十大队和刚逃回来的二大队九大队残部,其中二大队长和九大队长就坚决反对射杀合苔。

        眼看大门被轰开,二大队长决定拿下所有背叛师团长的人,立刻召集自己的部下围攻一大队,九大队长说动十大队参与围攻一大队。

        呼啦,一条几十米长的链子飞上要塞城楼顶部,一位葛衣老者脚踏链子,闲庭信步地走来。

        包家的主宰骑士出手了,估计他再不动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。

        见识到敌人厉害的己军纷纷倒戈,决定追随合苔的脚步,要献关投降。

        丁芬失去了攻击目标,干脆收起弓箭,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敖羽跟前,道:“羽大爷好帅呀!老爷呢?”

        敖羽还在摆造型,没人敢过来攻击他,城门洞里就他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“他没来,我自己过来的?!彼幕卮鹑靡恍┤耸?。

        不管其他人怎样,扈瑞是很高兴的,断水要塞这一关算是过了,现在距离安全的目的地不到一个郡的路程。

        合苔在特战一营的监视下亲手拿下一大队长,终结了己军的内讧,并率领要塞内剩余的部队投降。

        事后他向景炫哭诉:“敌人阵中至少有一位禁忌魔法师,一位大武师,一位主宰骑士,还有不下一百位五级战力者,光是这些人就能歼灭5师团,并非属下贪生怕死,实是敌人太过强大!”

        “那些俘虏怎么办?”容俨有扬眉吐气的感觉,自他从军以来没打过如此畅快淋漓的仗,两千多人俘虏一个师团,全过程比日常训练还要轻松。

        “杀是不能杀的,带又带不走,最好关在一个隐蔽的地方,在己国人找到他们之前要挟己军统帅,等我们顺利到达朝廷的地方再释放他们?!膘枞鹣氤浞掷谜庑┓?。

        “丁馗去找己军统帅谈判了,现在估计已有结果?!卑接鹄洳欢〉孛俺鲆痪?。他在南国郡城外与丁馗分开,知道丁馗约景炫谈判的日子。

        “驸马可有其他吩咐?”扈瑞认为这是今天听到最好的一个消息。

        “没有什么吩咐,他想说自己会找过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不要太难为那些俘虏了?!狈裾湟馐兜蕉∝缚赡苡刖办糯锍伤较滦?。

        “没错,以樊将军之见接下来我们是在此处等驸马,还是继续向东转移?”扈瑞更加在重视丁馗部下的意见了。

        丁馗找己军统帅谈判肯定是为了他们这队人,一位驸马,即使是监国的驸马,能做到这样已经尽心尽力了,人家是真心实意在帮助他们。

        “以丁大人的脚程,从南国郡城寻过来大概要两三日,在这里等要浪费一两天时间。

        现在我们有己军俘虏在手,不如利用他们去诈开天河城,控制那里的魔法公会更方便联系丁大人?!?br />
        樊玉珍也会用计,而不是只会一位蛮干的人。

        “甚好!就按樊将军的意思制定计划?!?br />
        断水要塞打得热闹,外界却不知道详情,包括距离最近的天河城。

        天河城做梦都没想到“己军”会突然对自己下手,城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批武装分子包围。

        “后面都会这样吗?”丁芬问窦骁骑。

        “呃,”窦骁骑摸摸后脑,“丁老爷在这边,按理说会打打仗,不过这次有点不一样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有什么不一样?”丁芬撅着嘴追问。

        “你看啊,我们接应的部队里有好几位大师级高手,丁老爷又把羽大爷带来了,加上接应我们的二十一军团,这小小的南国郡里聚集了七八位大师级高手,如果我是敌人肯定不敢动手?!?br />
        窦骁骑已经是团长了,但为了带带阮星竹又亲自率领特战一营突袭天河城。

        阻击完中北5师团四大队,丁芬再也没有射过一箭,她那百人斩任务陷入停滞状态。

        “气死人!”她感觉老天爷故意跟自己作对。

        “是谁欺负我的小花呀?”

        “呀!”丁芬整个儿蹦起来,“老爷来啦!您在哪???”她四处张望,寻找那熟悉的声音的源头。

        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进城主府,所到之处没有任何人阻拦,那群彪悍的武装分子见到他都弯腰行礼。确实是丁馗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没想到你们比我还快,我正打算找地方住下来等你们,却发现城主府被围了。小花,你怎么跟一营在一起?”丁馗习惯性地摸摸丁芬的头。

    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那个任务?!倍》业淖炀锏酶?。

        “哦!这么说你们一路挺顺利的?!倍∝傅男θ莞?。

        “还好吧?!倍》腋∝附彩稣庖宦酚龅降氖?。

        窦骁骑静静地退下,去忙该忙的事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不错,丁财没丢我的脸,你也很棒,没拖护民十三尉的后腿?!倍∝柑匾獍才哦》液吐秤俺隼蠢返?,本就没指望她们能帮上大忙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啦,不过我没完成任务?!倍》医景恋谋砬檠杆俦涑删谏?。

        “其实太早晋级落日箭手也不好,你的精神力还不够,等你再长大些也不迟嘛。不急,回去后你就准备跟我去己国,钱爷爷不会追你的?!倍∝付远》矣邪才?。

        “真的?那太好了!”笑容重新回到丁芬脸上。

        不到一顿饭功夫,扈瑞闻讯赶来,以拜见军团统帅的礼节拜见丁馗。

        一阵寒暄客套自然少不了,然后扈瑞跟丁馗说起海林州的贵族家眷,“良夫人和俞老夫人在啊,那我得去拜见她们?!倍∝父辖羝鹕?,要去迎接家眷们的队伍。

        良恭是他的老上级,良陈氏算得他的长辈;镇关侯乃五侯之一,俞家与丁家可算世交,俞曹氏更加是他的长辈。别看他现在是监国驸马,军令部副统帅,遇到长辈也得执子侄之礼。

        包家与丁家来往的不多,这次的队伍里也没有包家嫡系人马,丁馗不用去拜见谁,其他贵族更加没有资格接受他的拜见。

        丁馗看到平板车改成的马车,立刻下令:“来人,去城里找最好的车驾,接下来不能让两位夫人受累?!?br />
        良陈氏和俞曹氏感慨万千,难得丁馗对她们如此恭敬。

        “听说小衝跟你关系挺好,以后就麻烦你多照顾他,有好女子记得给他介绍啊?!绷汲率鲜紫认氲阶约旱亩恿夹n。

        “没问题,这个包在晚辈身上,定不会叫夫人失望?!倍∝敢豢诖鹩ο吕?。良陈氏不说他也有这个想法,再说他不能当面寒了这位母亲的爱子之心。

        “驸马啊,老身托大问一句,我想去丁家老宅看看,不知方便不方便?”俞曹氏提了个小要求。

        “方便!太方便啦!这个我可以做主,您就把那当成自己家,想去随时可以去,去了住多久都行?!?br />
        丁馗马上领悟了俞曹氏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俞家的人现在是无家可归,哪怕俞韦执掌安国军,可夺回镇关郡依然遥遥无期,那么他们总得找地方落脚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个敏感的话题,元老院不可能重新给俞家分配领地,俞家要么买一块地暂住,要么找亲戚朋友借住,如果是小家族多半选前一种,随便买个院子就行;大家族就有很多讲究了,左右绕不可一个脸面问题。

        最好的选择是投靠一个地位差不多的家族,欠一个实力相当的人的人情,自己有能力偿还,若找高一点的家族则容易沦为其附庸,找个差点的家族容易变成欺负别人,都不太好。

        俞曹氏看似要去看看丁氏老宅,实则是去投靠护国侯,把俞家人安顿到峡西镇去。

        “您若有时间,可以到巨羊城看看晚辈刚出世的儿子?!倍∝副湎嘌胗峒彝犊孔约?。

        他和护国侯是有区别的,如今的他不能视为忠勇伯了,长公主自立监国,他的身份就高于侯爵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老身年岁已高,不堪长途跋涉,就不麻烦你和长公主了?!庇岵苁贤窬?。

        她看看旁边表情有异的扈瑞,道:“好不容易来到城市,老身想沐浴更衣,驸马先跟扈大人等去忙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是是,两位夫人请去休息?!?br />
        正好有侍卫驾新的马车来,丁馗虚扶二位夫人上车。

        “走,我们找个酒楼吃一顿好的?!倍∝干锨袄§枞鸬氖?,“己军那边我已经谈好,他们不会来找麻烦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!太好了!”扈瑞一语双关。

        “大人,底下还有许多将士和俘虏?!比葙苍诤竺嫣嵝?。

        丁馗大手一挥:“十六军团的兄弟们分批去吃,己军的俘虏全放了,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?!?br />
        扈瑞见容俨没动,便道:“还愣着干嘛?丁大人的话就是我的命令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    “对了?!倍∝缸肺世追上?,“此城的城主是谁?是贵族领地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呃,属下不知?!崩追上璞晃首×?。

        “你,算了,让少典密带城主过来。我请客,他好意思不做东吗?”丁馗这话把大家全逗乐了。
  • 《四部医典》为世界记忆名录再添一宝 已成国际藏医院校必修教材 2019-05-21
  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05-21
  • 《礼记》中的礼乐制度与“生活政治” 2019-05-10
  • 2016,大学校长的最后一课 2019-05-08
  • 2018政府工作报告送出这些实惠的红包,你得几个?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4-25
  • 任天堂Labo测评:70美元的硬纸板,好玩在哪儿? 2019-04-18
  • 弘扬新时代奋斗精神——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-04-17
  • 讲法治说情操 江北党员干部听“老马”宣讲“两会”精神 2019-04-17
  • 人民网评:打好互联网安全的攻坚战 2019-04-09
  • 慈善实践与新时代道德建设 2019-04-08
  • “沙雕世界杯”作品亮相舟山 2019-04-02
  • 一语惊坛(6月11日):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-04-02
  • 《習水古茶树》新书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 2019-03-27
  • 人民日报:学会控制情绪 2019-03-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