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四部医典》为世界记忆名录再添一宝 已成国际藏医院校必修教材 2019-05-21
  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05-21
  • 《礼记》中的礼乐制度与“生活政治” 2019-05-10
  • 2016,大学校长的最后一课 2019-05-08
  • 2018政府工作报告送出这些实惠的红包,你得几个?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4-25
  • 任天堂Labo测评:70美元的硬纸板,好玩在哪儿? 2019-04-18
  • 弘扬新时代奋斗精神——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-04-17
  • 讲法治说情操 江北党员干部听“老马”宣讲“两会”精神 2019-04-17
  • 人民网评:打好互联网安全的攻坚战 2019-04-09
  • 慈善实践与新时代道德建设 2019-04-08
  • “沙雕世界杯”作品亮相舟山 2019-04-02
  • 一语惊坛(6月11日):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-04-02
  • 《習水古茶树》新书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 2019-03-27
  • 人民日报:学会控制情绪 2019-03-27
  •     陈守义吓了一跳。

        老鼠可不是什么温驯的动物,发起急来撕咬时可是相当凶猛,而且还带着各种病菌。

        他连忙看向床底,却发现自己想多了。

        他完全高估了贝壳女的胆量。

        就见她警惕的看着角落里的那只老鼠,鬼鬼祟祟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倒退。

        当注意陈守义的双脚后,她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,快退了几步,连忙一把紧紧的拉住陈守义的裤脚,身体都瑟瑟发抖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一把抓过贝壳女重新放到床上,取笑道:“你刚才不是想看老鼠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这个骗子,这不是老鼠?”她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,委屈的眼泪都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“老鼠不是这样的!”

        陈守义愣了下。

        反应过来,顿时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      动画片里的可爱无害的老鼠和现实中的老鼠是一回事吗?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一家人简单的收拾了行李,就准备去一趟东宁。

        一来是要回投在地下借贷公司的钱;二来也是看看能否卖掉家里的老房子。

        本来陈守义是不同意的,但父母却非得要去,考虑到东宁处于戒严中,治安并没什么恶化,也就只好随他们了。

        走到门口时,他又再次看到周雪。

        她在院子里的练剑。

        “叔叔、阿姨你们要出去??!”周雪停了下来叫道,然后瞥了眼陈守义一眼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笑着示意下。

        “是小雪啊,我们要回一趟家,给你妈说一下,过几天可能就不住这里了?!背履感ψ潘档?。

        “哦!”周雪应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一行人很快从她身边走过,她继续练剑,微微有些失神。

        她再次停了下来转头看去,却见人已经走出大门,再无踪影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车上人很少。

        只有稀稀拉拉的十几人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坐在父母后面,把剑盒和公文包放到膝盖上。

        又把背包放在旁边的位置上,里面装着弓的部件和箭矢,这是为了以防万一,避免再次碰到上次的情况。

        车很快就开了。

        一路萧条。

        两边的工业区,除了偶尔几家正喷吐着白烟,大都还处于关门当中,显然

        “哥,河东市那边怎么样?”后座的陈星月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跟以前差不多了,那里毕竟是省会,资源优先供应,治安也不错,到时候家里重新开家餐厅,就跟以前一样了?!背率匾逑肓讼胨档?。

        他虽然想回东宁,但人不是光为自己而活,也不能这么自私,自从成为武者后,他就感觉到一种责任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闲聊中,时间很快就过去。

        没过多久,车就已经接近东宁市了。

        这时他注意前方似乎在检查,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,站在路边,逆向车道上,甚至还放着拦车钉。

        所有离开东宁市的车辆,都必须接受检查,好在车辆少的可怜,并没有造成什么拥堵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东宁怎么变得这么严?”有一名乘客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没办法,听说已经抓到一条大鱼,估计为了阻止邪#教逃离吧!”司机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这些人就该枪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谁说不是,每天都感觉提心吊胆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这时陈守义忽然隐隐感觉,逆向车道上,两辆并排驶来的轿车似乎有些不对劲,轿车的窗户门缓缓打开,下一刻,他瞳孔一缩。

        “草!”

        几只持枪的大手迅速伸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!”

        骤然一声枪响,

        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枪响。

        数名士兵应声倒地。

        很快剩余的士兵便对着两辆轿车开始还击。

        车内一阵惊呼,公交车司机也被这种可怕的场面,吓了的猛踩刹车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身体微微一晃,便已稳住身体,连忙看向前面的父母。

        “爸!妈,你们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事!”

        “星月呢?”陈守义又问。

        “我也没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陈守义看向窗外一眼,好在交火的地方离公交车,足有五六十米,勉强还算安全。

        枪响了二十几秒,就停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士兵死了八人。

        随即,剩余的士兵持着枪械,缓缓的围向那两辆汽车。

        还没等接近三米,这在这时,车门“嘭”的一声炸开,一个持剑的人影如车内飞快窜出,他身上已经染红,不知是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。

        一个士兵才刚抬起枪。

        人影就从身边擦肩而过。

        他动作瞬间定格。

        枪落!

        手落!

        同时落下的还有半边的肩膀。

        他动作如雾似幻,出手辣手无情,只要一靠近,一个照面士兵就已丧命,不过数息时间,就有三个士兵死亡,剩余的士兵立刻疯狂后退,一边开枪还击。

        但根本没用,他飞快的左躲右闪,无一人射中。

        反而被他拉近距离,又杀了两个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明白这不是他的速度比子弹更快,而是他的反应快过这些士兵扣扳机的速度。

        “爸妈,你们待在这里!”陈守义一脸冷厉,迅速从剑盒取出长剑,没等父母反应,他身体便如游鱼般迅速从窗户钻出。

        身为一名武者,享受着高高在上的权力,同样也有着协助维护治安的义务,他自然不能任由这种事情在眼皮子发生。

        更何况,这些邪#教#徒,他有着深仇大恨。

        若非他实力还算强大,一家四口都要被血洗了。

        “回来!”后面陈母焦急的喊道。

        “放心,没事!”陈守义摆了摆手,随即开始跑动,他脚下如风,身体犹如一道残影,带来的气势犹如四五级的狂风,卷起灰尘在他身后形成一片沙尘。

        此时,那名血衣人又杀了一名士兵,已仅剩下两人。

        士兵失误在于,先前靠的太近,若是拉开距离,也不会如此狼狈,七八条枪,只要经过一定的训练,完全可以杀死一名武者。

        “住手!”陈守义大喝一声,同时他拔出剑。

        “又一个找死!”说话间血衣人冷哼道,身体一闪,轻盈的跨过四五米远,一剑瞬间割破另一个士兵的喉咙,鲜血如喷泉飞溅。

        “妈的!”陈守义怒火上涌,脚下猛地发力,一剑劈向血衣人。

        血衣人身体退后一步,长剑格挡。

        “挡!”的一声巨响,火星四溅。

        “想死就成全你?!毖氯伺鹨簧?,全身肌肉隆起,长剑用力一压,血衣人的力量竟比陈守义还要强上一筹,轻易的就压制住他的长剑,猛地削向陈守义的喉咙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脚步倏忽一退,绕到右侧,刺向他的脖子:“杀我你还差得远!”

        此时仅剩的那个士兵,见状连忙后退,拉开距离,然后举起手中步枪。

        他呼吸急促,瞄了许久,又无奈的放下。

        前面两人,犹如交缠一起的幻影,不停的在高速变幻位置,他根本无法瞄准。

        血衣人看着大约二十多岁,一脸戾气,他一步避开陈守义的横斩,衣服却无形的撕裂,渗出一条血痕。

        陈守义的剑气只有两厘米,看着作用不大,但对于这种习惯在毫厘间的躲避的高手而言,却似乎有着奇效,无形间就已经受伤。

        仅仅战斗了几秒,血衣人身上就多了几道血痕,他脸色越发难看:“没工夫陪你耗下去了,结束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狂热术!”

        他低喝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神术?”陈守义心中微微一惊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他就发觉对方的速度隐隐变得快了一丝,力量也变得更大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好在增长的不多,用数值表示,大约也就双双增长了0.1点。

        毕竟这是地球,神术传递到这里,不仅需要消耗千百倍的力量,而且效果也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      “就只有如此了吗?!背率匾謇湫σ簧?。

        他已不准备拿他继续练剑了,出剑陡然加快。

        比普通武者足足高一个点的敏捷完全爆发出来,他一剑荡开他的斜斩,进步一踏,身形如轻盈的灵猫,同时一剑如天外飞仙一般,瞬间刺穿他的额头,从后脑穿出。

        他拔出长剑,剑身依然光洁如新,没有沾染上丝毫鲜血。

        他转身,插剑入鞘!

        身后传来尸体重重的倒地声。
  • 《四部医典》为世界记忆名录再添一宝 已成国际藏医院校必修教材 2019-05-21
  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05-21
  • 《礼记》中的礼乐制度与“生活政治” 2019-05-10
  • 2016,大学校长的最后一课 2019-05-08
  • 2018政府工作报告送出这些实惠的红包,你得几个? 2019-05-08
  • 韩国提东亚四国联合申办世界杯,中国足协:并无计划 2019-04-25
  • 任天堂Labo测评:70美元的硬纸板,好玩在哪儿? 2019-04-18
  • 弘扬新时代奋斗精神——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-04-17
  • 讲法治说情操 江北党员干部听“老马”宣讲“两会”精神 2019-04-17
  • 人民网评:打好互联网安全的攻坚战 2019-04-09
  • 慈善实践与新时代道德建设 2019-04-08
  • “沙雕世界杯”作品亮相舟山 2019-04-02
  • 一语惊坛(6月11日):携手创造上海合作组织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-04-02
  • 《習水古茶树》新书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 2019-03-27
  • 人民日报:学会控制情绪 2019-03-27